葡萄酒的常识

  • 葡萄酒的种类

 

1、葡萄酒包含红葡萄酒、白葡萄酒、桃红葡萄酒;中国常称葡萄酒为红酒,一方面是因为葡萄酒以红葡萄酒为主,二方面是中国人习惯按白酒、黄酒这样的命名方式,且红比较喜庆。

 

2、红葡萄酒特征是葡萄和皮一起酿造,酒色为红色,葡萄皮中含有名为“单宁”的化学物质,喝葡萄酒觉得涩,就是单宁在发挥作用,单宁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白葡萄酒特征是葡萄去皮后酿造,原料是白色的葡萄或者红皮白肉的葡萄。这里的白色实际是偏黄的颜色,同样白葡萄酒也是偏黄。

 

3、干红、干白中的“干”意思是含糖量每公升不超过4克;起泡酒意思是二次发酵把葡萄酒弄出气泡,香槟是起泡酒的一个品牌;冰酒是葡萄结冰时摘下酿造,把冻成冰的水分清理掉会导致口感更甜;贵腐甜酒是葡萄熟透发霉后摘下酿造,也很甜。

 

  • 选择葡萄酒

 

4、选择葡萄酒的一般影响因素主要是产地、品牌、品种、酿造工艺;

 

5、各国都有葡萄酒的分级,最知名&靠谱的是法国的评级,从VDF(日产餐酒)到IGP(地区餐酒)AOC(法定产区,新名称应该是AOP,不过AOC太有名了所以依旧常用),AOC又分为大产区(Bordeaux AOC)、次产区(Medoc AOC、Gravex AOC)、村庄级(Margaux AOC),村庄级又分为中级庄(Cru Bourgeois)、列级庄(G)。

 

6、产地,相比品种,大部分中国人更认产地,产地一揽子下去,是“法国 – 波尔多 – 梅多克 – 拉菲酒庄”,越矫情的人越关注最后。

 

7、新手建议选择品牌,例如澳大利亚的奔富、法国的拉菲传奇、比利时的干露红魔鬼;好处是不容易选到垃圾酒;

 

8、葡萄酒的代表性品种;红葡萄酒主要是赤霞珠(波尔多产区主打)、美乐(波尔多)、黑皮诺(勃良第)、西拉(颜色深、酸度高、味道浓郁);白葡萄酒主要是雷司令、霞多丽、长相思、琼瑶浆。

 

  • 饮用葡萄酒

 

9、饮用葡萄酒讲究“色香味”,色即持酒杯倾斜45度观察酒色(最上层有一层酒晕),香即闻香味,味即品酒。

 

10、基本常识是红酒配红肉,白酒配白肉。

 

11、醒酒的本意其实是换瓶,绝大多数酒不需要醒酒,醒酒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品质比较高&酒非常年轻。

 

  • 葡萄酒市场

 

12、2015年,中国的葡萄酒市场规模大约是420亿元(16年500亿),其中进口占了1/3(数据不一定准确)。ps.2016年,中国酒类市场一共是9900亿,白酒6000亿,啤酒1800亿。

 

13、法国人均葡萄酒消费42.7升,世界平均水平是3.38升,中国在2014年是1.17升。

 

14、葡萄酒的消费人群(2015年)构成:偶尔饮用者15%,主要在节庆场合饮用;健康少量饮用者16%,对价格敏感;社交圈新人23%,在社交场合饮用;发展中饮用者19%,追求口味;传统名庄爱好者19%,讲究身份地位;冒险精神发烧友7%,尝试不同的产地、口味和品牌。

 

15、葡萄酒的成本结构参考

自发秩序

1、李子旸的《经济学思维》,最让我有启发的一个概念是“自发秩序”(由哈耶克提出),我之前经常会想,是什么因素导致人们分散居住,是什么因素控制着车流?如果所有人都住在一起,或者住在一起的人都同一个时间开车出门,那该是怎样的灾难?自发秩序意思是人们会在市场的“看不见的手”的指引下,自觉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从而产生一种自发的秩序。

但我还是想理解、推理一下人们到底是怎么样形成一种秩序的?

 

2、人们购买或者租赁房屋,考虑的因可能包含这些点:通勤便利性(工作)、配套商业设施(生活)、教育、居住的舒适性、价格,前面几个是收益,价格是成本。

 

3、抛开其他几个因素,通勤便利性的一个关键点是机构(包含企业、医院等)的位置,机构可以分为服务型机构和产业型机构,服务型机构每个地区都要有的,例如餐厅、医院、小学;产业型机构可能会比较扎堆,例如金融、贸易、媒体、科技、工业;所以在这方面起决定因素的可能是产业型机构的分布。

 

4、产业型机构的分布,可能一方面是非自发秩序,例如说政府的规划要求必须在哪里,包含高校、交通枢纽、菜篮子等,另一方面是自发的秩序,但多少也和政府相关,一种是类似于偏向某种产业的税收政策,一种是例如高科技企业偏于贴近高校,但高校又是政府规划的。

 

5、所以一个地区的人口机构,其最关键因素可能是城市规划,城市规划决定产业分布,产业分布聚集起该产业的人群,该产业的人群又影响了配套的商业设施,如果是低端产业集中区域就集中了低端的人群和低端服务机构,而低端服务结构又导致了高端人群的逃离。

 

6、所谓“南穷北贱东富西贵”,就是受城市规划的影响,以丰台区为例,因为包含了大量类似于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南苑机场和N个长途汽车站等交通枢纽,以及新发地、大红门、京深等批发市场,据说还有大量的军事基地(具体就不清楚了),导致了整体人群结构偏低端,商业也不够发达。

 

7、另外是否存在“物以类聚、人已群分”?人们是否会倾向于和同类人居住在一起;

 

8、整体来说:城市规划影响了产业分布,产业分布影响了人群分布(人群分布也会影响产业分布,例如高校规划规划影响了学生,学生影响了高科技企业),人群分布影响了商业选址,商业选址又反过来进一步影响了人群分布。

 

9、谈到交通,即人们从A点到B点,包含通勤、购物;每一个人作出决策,然后成为一个决策因子,例如说甲看到左侧车道好走,就上了左侧车道,同时会导致左侧车道车流量增加,乙在做决策的时候就可能会选择右侧车道,每一个因子都会影响后续的因子,从而形成看起来良好运行的秩序。并没有谁规定你必须开车上班,没规定你在哪个车道,但每一个因子都会对选择造成影响,形成最后的秩序。——发现后面的2-8没谈自发秩序,反而好像在谈政府如何控制秩序,所以加个9圆回来。。。

 

XY

我最近看了几篇文章,有这么几点启发

1、做定位、分析的时候,大家都喜欢用XY轴,把数据放上去;

2、但是绝大多数人,我估计是99.99%(里面包括我),对于XY轴该放什么是没有思考的,下意识凭感觉;

3、XY轴选择的根本点是,确定有那些相关点,然后选出最重要的两个;当然,随着作图技术的发展,有时候还可以通过气泡大小、颜色给放上去4个,但关键的还是XY那俩;

4、具体就零售业的选品的角度来说,XY轴的选取依据应该是消费者决策树中,最顶层的两个,也就是消费者最介意的两个,很多时候人们会下意识放数量和价格,但消费者很有可能不是这么行动的。

5、延伸一下,XY偏与竞争分析、市场空白。如果是一个已经在做的业务,偏于目标管理的,发现一元回归关系可能更重要;发现而不是假设到底什么要素和结果最相关,是最重要的。否则就很容易在错误的方向上努力。

6、在定位的角度,对于要素比较多的行业,之前在雕爷&关明生那里看到的关键要素分析图也是个有效的方法,也就是经济型酒店之于高星酒店和低星酒店,不是改变全部而是改变一批关键要素。

大理一日

斑驳的古城 满天的云
歇业的蝶恋花 停演的戏楼
沿街的店铺 叫买的小贩
沁香的梅酒 来两瓶

海面的长亭 海里的树
欢叫的布谷鸟 自由的海鸥
田里的房车 停泊的船
风骚的小车 向前开

宁静的庭院 温柔的风
红艳的三角梅 舒服的藤椅
悠闲的时光 平静的心
慵懒的下午 看会书

对共享经济的一些看法

这是有一次mars突然发神经搞了个快闪活动,迅速建了个群,他会提一些问题要求大家指定时间谈自己的看法,如果不回答就踢了。其中有一些问题和共享经济相关(具体问题忘了),我的看法如下。
ps.mars这个玩法很好,我后来用过一次,可以多用用。

1、我认为mars把共享经济的定义和价值扩大化了。
2、我认为共享经济应该是把A所有的商品或时间(技能)共享给B。,同时应该有限定条件,大致是不以此为根本的谋生方式。以get为例,如果提供服务的是合同工,那就是工作,如果是非合同工而且随便在哪随便什么时间不打卡,那最多是自由职业,如果是群里的人抽点闲余时间,那才是共享。
同理,滴滴只有顺风车、代驾才算是共享,专车司机那是自由职业。
相比而言,宝驾、PP租车才是正统共享。
3、我认为共享经济的社会价值就是节约资源减少浪费、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对提供者是获得收益,对使用者是低成本或同样成本更好服务。其他的类似于人和人的连接,属于附加价值。
4、你要什么我来找,属于消费升级,不属于共享经济的价值,最多属于服务业,除非提供服务的人都是共享出来的时间或者提供的都是他人共享的商品或服务。
5、共享经济不是从高频到低频,而是高价到低价,对人们而言,最高价的分别是他的房子、车子、钱,所以到目前为止,比较成功的集中于这3块。比如互联网金融。
6、标准化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分为绝对标准相对标准和不标准,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定价方式,在我刚说的3个里面,钱最标准。相对标准,按我的意思也可以是说底限标准,标准线,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群众可以满足的最低服务水平,低于这个水平的通过准入门槛和淘汰机制弄出去。相对性定价就是统一定价,例如顺风车和代驾,并不是10年老司机就更贵。不标准就是随便定价了,我觉得高价但不好定价的就是技能。这部分要搞好需要很复杂的技能提供方和接收方的连接机制。
7、低价又低频的商品(不好服务)一定要拼盘,而且拼起来的盘子必须在一个经营范围内高频,要社区化运作。
8、高价低频,我认为解决方案是社群化或精准营销。高价低频也可以拼到低价低频的盘子里去。

关于电子商务发展趋势的一些想法

这里说的电子商务,我之前想用的词是“消费互联网”或者“互联网消费”,大概的意思是消费者怎么在互联网上用钱,包含个人的旅游、投资、医疗等,但不包含B2B。

对于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有不少对过往的发展路线的现象归纳,并且有的会加以解释。我觉得:一方面,现象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多样的,二方面,对既往现象归纳出的规律,未必会继续适用于将来。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列举一下我看到的说法:

其中一个说法,是途牛于敦德说的,他的原话是“过去几年,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在互联网上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的,可以比较放心的购买金额越来越高的产品了。”我仔细体会,感觉他只是说明现象,而归纳他演讲稿的人,做了进一步解释,说是因为“信任基础越来越好”。但我并不认同这个解释,我之前对这个事情的思考是:之所以电商客单价越来越高,是因为和互联网成长起来那一代人(80后)越来越有钱了,有钱就有新的消费、甚至理财需求。并不是说什么信任不信任,例如我10年前就敢在网上买汽车,可我没钱啊。

另一个说法,是之前老王转述的他人的发现,电子商务不同品类的发展并不是从高频到低频(也可能不是从低价到高价),而是供应链从易到难。这个规律看起来是后来者发现最容易的都被别人做了,只能逐步的捡难的事情做。

再一个说法,是昨天看徐梧说的,消费人群从精英到大众转化,对应的词汇大致是“渠道下沉”? 恰巧我今天中午和阿芙老杨吃饭,提到了另一个词语“消费升级”,感觉有相关性。总结一下就是人们越来越有钱了,3、4线城市农村的群众能赶上之前的中产阶层了,也就是能够像之前的中产阶层那样消费;而之前的中产阶层,变得更有钱,可以买更贵的东西获得更愉悦的享受。

综述一下,感觉是这么3条线创造机会

1、最开始接触互联网那批人,他们财富的增加,产生怎样的新的消费需求?这批人最开始的时候,可能对解决方案是否优秀并不在意,首先是要有;这个时候可能是品类+基本的解决方案。

2、跟上来的一批人(90后、农村、中产、母亲),随着他们财富的增加,也逐渐的开始有上述的需求,但是,他们可能对需求的实现方式,有了新的要求,如果谁能以更好的方式满足其中一个群体的要求,就会出现新的机会;这个时候可能是品类+符合某个群体的解决方案;这里面的重点是理解新的群体;

3、随着科技的发展,品类+科技有了新的可能性,组合出一种新方案,而新方案要优于旧方案;这个时候可能是品类+新技术带来的解决方案;这里面的重点是对新技术的敏感。

很久没写东西,必然晦涩,就不修改、润色,试图想的更清楚了,以免难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