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

  文稿被《电脑报》发了之后,突然就爱上了写东西,这几天一直不停地在写。由于水平不足,所以写起来是有些困难的,这就要不断地查书;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由于这次带着目的读书,效果反而比以前好了很多,不管是广度还是深度。
  打算到张冉生那里取刘要的画,可惜他一直没时间,现在估计时间也来不及了,可能我又要让刘失望了——谁叫这小子不早说的。读完了《刘墉》《海瑞》,打算把这两本还有《巴顿的领导艺术》送给他。
  昨天手机莫名其妙坏了,可能是那次不小心摔了一下的缘故。
  又有人像我询问光盘的事情,我看不如接着做这个生意吧。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再说反正都是耽误,怎么耽误不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