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余世维和陈安之的讲座

听了余世维的《如何成为一个成功职业经理人》和陈安之的《总裁行销班》,都是从满分下的。余的只下了两课,陈的都下完了。
  余是我最喜欢的培训专家,其《成功经理人》堪称最经典的培训,这次的课程是在时代光华开的,我下的两课都很短,加起来18分钟左右。一课是“何谓‘标准’”,一课是“权力的基础”。标准,例如五星级酒店,这个五星级是硬件标准,余说追重要的是软件标准。他举了的例子在“成功经理人”中已经讲过了,是泰国曼谷酒店的几个细节:早上一起来,门口的服务员说“早安,余先生”,这是因为他们换班前要背下客户的名字;然后坐电梯下去,下面的迎宾说“早安,余先生”,这是因为上面打电话下来了(如果许多客人怎么办?这个余没说);在餐厅,问“这是什么?”服务员看了一下,退后一步说“这是…”退后一步是避免唾液溅到菜里去;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期待第七次见到您”;过了三年,发来贺卡说“三年前您离开,我们都很想您,下次来泰国一定过来看看”… …这些细节就构成软件的标准,我觉得最基本的就是处处为客户着想,结合科特勒和殷生的书,现在营销最重要的是留住旧客户,而不是开发新客户(当然这也很重要);如果旧客户满意,那可能不需要任何宣传就能引来新客户。
  上面着重的是营销,“权力的基础”着重的则是管理,谈的是管理的基础,即“权利”从哪里来?权力的来源余认为有五种,前三种是弱的,不能常挂在口头上,包括:合法权(组织授予)、报酬权(利益引诱)、强制权(惩罚威胁);后两种是强的,是最根本的,包括专家权(专业技能)、典范权(人格魅力)。专家权余的例子是一个航空公司致电长晚上一点应酬玩回家还在充电;关于典范,余讲了周恩来、德蕾莎(不穿鞋子的修女,阿尔及利亚人,死于印度)的例子。

  陈安之,原来看的还是不错的,但现在看的有点名不副实了,其他朋友也说了,陈安之最好的就是原来那些,可能我现在的水准还不够吧(因为这个讲座是为总裁开办的)。这次的讲座13集,今晚看了第一集。这家伙说听他讲座的每年最少能赚100万。他说要是做了他给的题目,不听讲座也行,可惜我手头没有。除了跳舞和废话外(一个小时的讲座,跳了20分钟的舞,说了30分钟废话,都在吹他的讲座多么好),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他说总裁的工作是思考,总经理的工作是管理。我打算把他以前的讲座拿来看看。

645 view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