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生活中的经济学》

  我知道的姓茅的人有三个:茅以升、茅于轼、茅道临(茅盾是笔名,茅十八是小说中的人物不算),都是名人,其中茅于轼还是茅以升的侄子——这两天才知道的。

  寒假某晚上在家里看电视,是山东某个台的谈话节目,邀请的就是茅于轼先生,作陪的是何中华、杨善民;后面两个都是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也就是我所在的院)的名人,在我们院算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了,但是和茅于轼一比较,差距就出来了——我相信两位老师不会怪罪我这么说(我的教授杨善民在访谈中说“听了茅先生一句话,茅塞顿开”!)。

  我的意思是说:这就让我更佩服茅先生了——

  扯远了,再扯远一点,据我长春的哥说,茅先生与吴敬琏先生关系不错,但与厉以宁先生关系不太好。我在《读<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关>》里说了,对吴先生我现在是佩服的,当然对吴先生的朋友也是佩服的很。至于厉以宁先生,我听了他的游说买了他学生范什么的一本《长大》,结果读了很后悔,这间接导致厉先生在我心中印象的下滑;同样的还有谢晋骗我买《学习的革命》,让我听到“谢晋”这名字就皱眉。

  晕,怎么扯这么远了?

  读这本书时写了整整一大页的笔记(16开),就不抄过来了,总之一句话:受益匪浅。尤其是对市场经济、对边际、对市场经济道德、对产权、对竞争……都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2,072 view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