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出大学时写的一篇论文来

             网民——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

  内容摘要:网络社会的发展为现实社会的人们提供了新的互动环境与空间 ,人们的社会
生活、人际交往、心理需求以及并生的社会问题等都将呈现出与以往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不同
的特征。本文就试分析生活于信息社会中、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的网民的分层、人际交往
及社会问题等。

  关键词:网民、社会群体、社会分层、社会问题

一、网民的界定
  
  网民的定义很模糊,标准存在争议。简单的说网民即使用互联网的用户。按 照这一广义
的定义,2003年7月国家互联网管理中心第十二次统计数据表示,我国 网民已达6800万。
  又有一种说法是平均每周上网1小时以上的公民就是网民。目前为止,中国的 万维网www
站点有24万多个,CN中国一级域名下的达到了34万多个。现在中国的网 上已经有计算机1254
万台,每个用户上网的时间平均是8.5小时。
  我国当前"网民"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18岁到30岁之间,高达75%。从收入 上看,月收
入500 元至2000元的占全体网民的65%,月收入2000元以上的不到30 %。从职业上看,学生
用户是最热衷互联网的一族,比例高达21%,甚至远远超
过了计算机业从业人员的比例。(2000年CNNIC的统计报告)

二、网络社会群体的界定

  信息时代的网民以网结缘、因网结缘,使“网缘”成为续“三缘”(血缘、业缘、地缘)
理论分析域之后社会学新的分析视角和指标。
  1. 网络社会群体认知的参照系 
  经典社会学提供的理论视角表明,网络社会群体与现实社会群体之间存在着区别和差异。
由于网络是开放的虚拟社会空间,因而人际互动环境的变化,使认知这一环境中产生的群体,
与经典社会学关于“社会群体”的理论界定之间存在着多重模糊。经典社会学研究“社会群体
”,虽然存在着研究重点上的分歧,但也有共同的“质”。分歧表现在:有注重群体形态和性
质的,如认为,群体是处在社会关系中的一群个人的合成体。这个群体,一般来说,不仅群体
中的个人自己能够意识到,而且也是被群体以外的人们所意识到。有从注重群体结构与功能的
认知社会群体的,如认为社会群体可以定义为两个或两个以上,具有共同身份和某种团结感,
并且具有共同目标和期待的人,一些群体满足工具性需要,它们使成员能够做一个人单独不能
做的工作。还有注重群体内部关系与交往目的的,如认为广义的社会群体泛指一切通过持续的
社会互动或社会关系结合起来的进行共同活动,并有着共同利益的人类集合体;狭义的社会群
体,是指由持续的和直接的交往联系起来的具有共同利益的人群。如果忽略或剥去经典社会理
论关于社会群体认知的不同取向,求同存异,那么,共同的“质”就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群
体内部成员的共同认知和被群体外部社会成员所感知和认同;二是群体成员之间存在着共同的
目标和利益,以维持群体的生存和发展;三是社会群体(Social group)又称社会团体,其成
员之间的交往具有持续性和相对稳定性。 

  2. 以网结缘和因网结缘而产生的网络社会群体。“网络社会群体”与社会学关于“社
会群体”共性认知的基本分歧在于四个方面:第一,与现实社会群体相比,网络社会群体内部
成员之间的相互认知度和认同感较差,而且,某一群体内部的成员也很难被其外部社会成员所
明确感知和认同。这是由于网络社会的虚拟性,允许网络群体成员采用"匿名"方式交往与互动
,即在法律与网络社区规范允许的范围内"虚拟"或"虚假"造成的。 
  第二,网络社会群体成员之间的交往,远不及现实社会群体成员之间紧密和持续,相反,
却在更大程度上具有非持续性和非紧密性的特征。虽然也有人认为,某些网络社会群体成员间
的交往相当的紧密,但在总体上讲,非紧密交往至少在目前是占主导地位的。这是由于人们在
网际网络中可以同时多处注册,因而人们可以充分地利用网际网络提供的"自由",使进出某个
网络社区或群体,成为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第三,网络社会群体成员更多地不具有共同的身份。或者说他们的所谓"共同身份",与现
实社会群体的"共同身份"的含义有着明显的区别。如果说,在网络社会中的"一群人"("a
group"),他们因"网缘"而有"共同身份",那么这种所谓"共同身份"用"上网者"三个字来表述
,应是比较确切的。而这恰恰不是他们现实生活真实身份的延伸,也不是经典社会学理论所表
述的"共同身份"的含义,它是由网络社会交往环境的特征"刻化的"。为此,在这些"上网者"之
间,将很难培养起他们共同的价值取向和团结感。 
  第四,在网络社会群体中,其一部分成员是为了完成"共同的工作"或追求"共同的目标",
如中国的所谓"红客联盟";但另外的一部分人却未必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或"为什么做";甚
至还有相当多的人在某个群体中,与该群体其他成员的工作与目标恰恰相反,如一般的上网者
、"黑客"等等。 
所以,在网络世界里,大多数网络社会群体的内部成员之间,其社会互动与社会关系的深厚(
这里的所谓"深厚",是指群体内部成员因持续交往产生了共同理念、共同价值观等),远不及
现实社会中的社会群体。因此,揭示和分析网络社会群体,既要借助于社会学关于社会群体的
理论作出判断,又必须通过新的理论分析域,并提出新的分析视角来作出判断

三、网民的社会分层

  社会分层是指一个社会的成员被区分为高低有序的不同等级、层次的过程和现象。这一过
程及现象本质上反映了社会的不平等。虚拟的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的对应关系,决定网络社会
既在一定社会生活层面与程度上反映出现实社会的不平等,又对现实社会原有的等级关系与结
构作革命性改造。网络社会的结构特征以及网络社会运行的高透明度、开放性和权力分化,必
然引起现实社会分层现象发生种种变异:集中型权力结构向分散型权力结构转化;封闭、半封
闭性的金字塔式管理模式向开放性的权力互享模式转化;传统政治权威向网络权威转化;人的
异化过程被物的异化替代;人际关系中的等级结构向同侪式结构转化等等。
  考察网民社会分层与研究现实社会分层,在其内涵方面有所不同。这主要在于网络社会自
身的阶级、阶层的特征不显现。虽然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延伸,意味着现实社会的阶级、阶
层会在网络社会中有所反映,但将其作为研究内容,还缺少网络社会发展所能提供的材料的支
持。  
  网络社会的虚拟性和分子化结构特征以及权力分

学习管理

  我从未系统的学过管理(零碎看过一些管理讲座),也没有管理的经验(虽然做过学生干部),所以到了新公司,一下子管了8个人,觉得非常吃力,焦急上火导致嘴角生疮。

  最近有一些思考,不一定对,写下来,希望能不断学习、实践,最终形成自己系统的管理模式。

  一、管理因时、因人而异

  我在当当网工作一年多,基本被潜移默化了,所以我觉得管理应该是这样的:领导告诉下属做什么,下属自己去做好,不让领导烦心。我们当初确实是这样的,我的领导交待我做什么,剩下的都由我去做,我从来不去敲领导的门,不去问领导“这个事情该怎么做?”因为我就是专家,我比领导更清楚怎么才能把事情做好。

  这是比较理想化的授权型管理,我看的各种讲座里,都说领导最重要的是要懂“授权”。

  但我到了新公司里,交待下去的任务基本都很难完成,我的下属总是来问我该怎么办,我心里想“我怎么会知道啊,你是负责这个的,干嘛来问我?”

  后来受张翮的启发,终于想明白问题的所在,新公司是创业公司,员工整体能力不是非常强,所以这时候需要的不是“授权型”领导,而是“指导型”领导;

  “指导型”领导主要强调专业性,你要很懂这个行业,包括一些非常细节的专业问题,因为你的下属专业不足,所以你需要手把手的教他。

  当然,创业公司也会有人才,所以领导又要因人而异,对专业员工可以尽量授权,对不那么专业的应该尽量去指导他怎么做好。

  现在想想,公司总裁邀请我来,应该也是希望我做一个“指导型”领导,因为做一个授权型领导,可以选择的人选太多了,而作为一个专业人才,确实很难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市场,所谓“演而优则导”,我现在也属于这样的情况。“演而优则导”是说演员演得好就可以做导演了,其实也就是说,一个事情你自己做好了,就可以指导别人做了。

  二、授权不等于放手不管

  “授权型”领导比较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完全放手不管,其实这样是不对的,没有“监督”的授权是很危险的,监督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了解进度,一个是控制方向。

  我现在犯的一个错误是,又一个比较重要的项目,是我的一个下属在负责,我相信该下属的能力,所以完全不闻不问,导致此项目进展比较慢,而且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三、“指导型”领导应该是指导,而不是代替。

  “指导型”领导需要注意点一点,指导不是代替,你可以教给你的下属怎么做,但不能代替他做,否则你的下属就永远不能独立的做事,最终的结果是,你忙得要死,所有的下属都无所事事,有些类似于我当初在学生会的情况,虽然有几十个干事,但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在做。

蓬莱的婚俗

网络真奇妙,居然不小心被我搜到这篇文章,而且作者的名字居然是我!不过实际上是我姐姐写的,估计是大学用来交作业的吧?可见我当初的专业有多无聊,呵呵;
只是不知道怎么这篇文章被发到网络上来了?

请tulip同学认真学习此文,同时供田鸡、馒头等同学参考。


——————————————————————————–

发布者:张智勇 2001-1-30 17:57:00 

  蓬莱人结婚一般要经过三个程序:求婚,催妆,婚礼。

  求婚。不论是经人介绍还是自由恋爱,男女双方在交往了一段时间,感觉可以谈婚论的时候,就可以见见对方的家长。男方向女方家长提出求婚,如果女方家长对男方印象不错,就可以订婚了。男方要给女方1001元钱,意思就是说女方是“千里挑一”。现在条件好了,也有送10001 元的,那么女方就是“万里挑一”了。此外,男方还要送女方毛毯、毛巾被、苔布之类的床上用品,还有两双袜子,两个红线穗、一包针,男女各持一根针纫在同一根线上,并在一起,代表“千里姻缘一线牵”。

  催妆。男方定出结婚的日子后,要到女方家通知一声。带上两块红布,几斤棉花,用来做棉衣裤,这也有说法:要想富,穿婆婆家的红棉裤;要想好,穿婆婆家的红棉袄。

  婚礼。然后就是婚礼了。早晨起来,女方到理发店盘头化妆,然后坐等新郎前来迎亲。(新郎在家里预备好车,一般是六辆或者八辆,六辆是“六六大顺”,八辆是“发”。轿车全副武装,新娘坐的车上有花篮,拉花,别的车上只有喜字,拉花)摄影师跟着第一辆车拍录像。男方到女方家迎亲,要带上媒人肉,鸳鸯肉,送给岳母。另外还要给女方献一束花,然后由女方哥哥把妹妹抱下炕,交到新郎手里(大意是我把妹妹交给你了,日后要善待她)然后到院子里,照全家福。告别父母,由新郎抱着,四位伴娘陪送(伴娘一般是姑姑、姐姐,而不能是姨,因为我们蓬莱有个风俗:姑姑不接,姨不送,姑、姐接媳妇要招一身病。)所以新郎家接媳妇的都是妹妹而不能用姑姑、姐姐。扛椅子的一般是弟弟,新娘带着椅子(日子)到男方过好日子。再后来就是会“亲家的”(由新娘的爷爷、爸爸、叔叔、伯伯、堂叔、堂伯、姑夫、舅舅、姨夫、组成——全是男性)。大意是会会亲家,走走亲戚把闺女交给你们家了,以后待她要像亲闺女一样。车子开到男方村口,便被闹媳妇的拦住了,开始燃放鞭炮,除除晦气,接媳妇的先剥一块糖送进新娘嘴里(先甜甜新娘的嘴)再递上一个红包,红包里面装着压手钱(让媳妇手里有钱花)。接椅子的椅子(日子)接过去(过好日子)紧接着闹媳妇开始了,大家前呼后拥。新郎抱着新娘走三步退两步转一圈,亲一下嘴然后由女方表演一个节目唱歌、介绍恋爱经过。到了男方大门口,要关上大门、憋憋脾气,以后过日子好脾气,进门后要坐椅子坐炕头(坐稳当,过好日子)然后新娘换衣服、吃小饭(娘家带的用面做的桃子)据说谁先吃了谁就说话算当家)。吃完小饭,开始入席,每上一道菜、厨师便要一份辛苦费(一般是要烟、糖、也有给红包的),否则不给上菜。饭上到一半,新郎新娘喝交杯酒、手腕套手腕,一同饮尽,然后陪媳妇的要说一些祝愿的吉祥话。诸如:白头偕老、恩爱百年、早生贵子之类的。每上一道菜,新娘都要挟出一筷子放到预先准备的碗里、酒席散后把菜分成两份,婆婆一份,娘家一份。代表媳妇的一片孝心,有自己吃的就有老人吃的。男方还要派人给女方送一桌酒席。会亲家的要回家了,来与新娘话别。这时送新娘的要回避一下,不能与会亲家的见面。会亲家的要嘱咐新娘:以后要孝顺公婆与丈夫相亲相爱互敬互谅、和睦生活。不要吵架磨牙,好好过日子、发家致富。

什么是PR?

  [据百度搜索资料]

  PR这个缩写主要用在三个地方:

  第一是Page Rank的缩写,Page Rank是Google推出的网页等级,通常被称为PR值,一共10级,级别越高则证明该网页越重要,一般认为PR高的网页会有更大的机会排在Google搜索的前列;

  第二是Public relation的缩写,即公共关系,PR Manager就是公关经理;

  第三种比较BT,是Australian Permanent Resident的简称,意思是澳大利亚永久居民,即还没入籍但持有永久签证者,永久居民可以无限期的在澳大利亚留下、居住和进入,永久签证有效期通常为五年。

即便是AC尼尔森的调查也有不科学的地方

  attachments/200508/10_205104_ac.jpg

  如图,这是AC尼尔森在QQ上做的调查,一个问题是请选择你的上网速度,选项有很多,但是我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相信国内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是ADLS上网,但是里面没有“ADSL”的选项,我琢磨着ADSL可能属于“DSL”,但是不敢确定,所以最终可能选择“DSL”、“不知道”或者干脆胡乱填一个;

  那么我因此就有理由质疑AC尼尔森调查的科学性,一个好的调查应该不会让调查对象举棋不定,否则就会导致错填、乱填。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出题人本身对流行网络接入方式缺乏了解,那么他就该咨询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不能因为自己知道该选择哪个就以为调查对象也知道;

  解决的办法是加入ADSL选项,或者,假如ADSL确实属于DSL,哪就把DSL选项改为“DSL/ADSL”。

  最后,用我所学的调查研究的知识,其实现在网络上很难看到科学的调查。

摇摇摆摆的说话的立场

  读大学的时候,最开始在调研中心工作,当时学生会要兼并调研中心,我坚决反对,并且在网上大骂学生会,当时的学生会主席评价我“很犀利”;后来,终于被兼并了,而我也成了学生会网络部首任部长,之后,我还是同样“犀利”,不过改为为学生会辩护了;从骂学生会到维护学生会,现在想起来,转变是很自然的,而且,不管是在那个立场上,都觉得自己站在正义的一边。

  博客中国的方博和斗牛士的刘老大不合,是业内众所周知的,我最初是“挺方派”的,当时斗牛士论坛有篇帖子说不许在论坛里讨论博客中国和方兴东,但是那篇帖子后有很多骂博客中国的帖子,我年轻气盛,上去发了篇帖子,说“什么不许说?是不许说好话吧?”,然后账号就被删除了,看来大家都有小心眼的一面;后来与斗牛士那边的人接触多了,再怎么看方博和他的博客中国都不顺眼了;现在想起来,这个转变也是自然而然的,现在如果写文章,那么没写之前基调就已经定下了,总之是方博的不是。

  曹政是出了名的大愤青,但是没看见他骂百度、骂安全焦点、骂一统;keso亦是,没看见他骂donews(其实想想似乎keso确实也没骂过谁),他写文章大赞feedburner送佛送到西,并且意思是说也希望国内的BSP能开通导出服务,但别人说怎么donews就不开放导出服务,也没见他做什么解释;所以,立场决定你说什么不说什么。

  我刚毕业的时候,写的文章的题目是《狗日的电子商务,狗日的卓越和当当》,把卓越、当当臭骂了一顿,何其爽也?现在卓越和当当都是我的衣食父母,再说话就要小心了,所以我现在很少写电子商务评论,即使写也不够犀利,实在是怕得罪了卓越、当当他们把我的联盟账号停了,那谁来养我?

  曾经,有不少人想让我帮他们公司写软文,都被我一口回绝了,因为如果答应的话,那就失去立场了;

  过去,一方面,我的能力决定我比较适合去电子商务公司工作,但是知名电子商务公司就那几家,不管进了哪家,以后说话就不方便了,就同样失去公正的立场了;因为这个原因,对电子商务公司的邀请,心里总有些隔阂。

  我确实是这么迂腐过,一心追求一种公正的立场,现在想想人说话固然要受自己立场的限制,但立场是可以改变的,而且是很容易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