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一日

斑驳的古城 满天的云
歇业的蝶恋花 停演的戏楼
沿街的店铺 叫买的小贩
沁香的梅酒 来两瓶

海面的长亭 海里的树
欢叫的布谷鸟 自由的海鸥
田里的房车 停泊的船
风骚的小车 向前开

宁静的庭院 温柔的风
红艳的三角梅 舒服的藤椅
悠闲的时光 平静的心
慵懒的下午 看会书

雨一直下(宝马版)

今天无意中和家人谈起宝马案,想起自己改编过一首歌词,凭记忆写下来,立此存照

雨一直下
气氛不算融洽
你开着桑塔纳
不如宝马潇洒
没钱郁闷吧?
买不起宝马
就差那一万八
再怎么焦急都白搭

只有宝马撞人不犯法
前提是有个好老爸
有朝一日法庭上
你不必害怕

济南游记

  济南可资一游者:大明湖也、趵突泉也、千佛山也、泉城广场也、植物园也、动物园也。吾二日游其四也。

  前日出舜耕山庄,径去植物园也,时早春也,唯松、竹青也;去岁曾游,见一浅潭,潭内无水也,潭侧立一石碑,书“池边危险,请勿靠近”也;,今日重游,水波青也,游人于上泛舟也。复西行,见一“迷宫”,出钱4元即入也,片刻即脱出也,无成就感也。

  昨日午后前去趵突泉,正值灯会期间也,游票20元也,心疼也。园内泉颇多也,鱼亦颇多也;小桥、流水、戏鱼,奇趣也。吾等游清照故居,读其生平、赏其蜡像、论其故事,亦一趣也。清照,真奇女子也。万竹园内,竹万竹也,其内有苦禅纪念馆也,苦禅,名画家也,其画,吾等欲赞无言也。

  出园即入泉城广场也,见若干少年街舞也,动作生疏,无甚看头也。喷泉侧,见一奇胖少年也,正吃冰激凌也,吾欲摄之,惜相机无电也。

  从泉城广场步行至千佛山脚,候10分钟,即入山也,吾拜财神,求其佑吾创业成功也,不知灵否也!至山顶,气喘吁吁也;山顶可观济南夜色,颇美也。此吾三游千佛山也。

想你的心

2000.10.20 发表于《榕树下》

给你的信收到没有?
好想你,亲爱的朋友,
你在他乡可有些孤单?
想不想听听我的问候?
这个季节,绿色世界,
想你的心不曾冷却。

又翻开发黄的相片,
看着你不变的笑脸,
最好的朋友不在身边,
你对我可曾有些思念?
这个季节,骤雨初歇,
想你的心不曾冷却。

扫不去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不化的霜,
抬起头默默地向远方,
我的朋友,你现在怎样?
这个季节,遍地落叶,
想你的心不曾冷却。

曾有的日子令人不舍,
我们在一起多快乐,
往昔的朋友都天各一方,
没有人来听我唱这首歌。
这个季节,容易下雪,
想你的心不曾冷却。

春夏秋冬,白天黑夜,
想你的心不曾冷却。

[Edit on 2004-2-12 0:20:21 By 张智勇]

给你的诗

2000.10.20 发表于《榕树下》

你如果想起我, 
正在我想你的时刻, 
昙花悄悄的开了, 
轻轻的风吹过。 

不论你身在何地, 
让思念伴随着你, 
从秋天归去的地方, 
飘起了漫天飞絮。 

我想送你一片雪花, 
她却在手心融化, 
好喜欢这凉爽的感觉, 
像抚摸着你的长发。 

多希望我能生出翅膀, 
我要飞到你身旁, 
梦里我变成一只燕子, 
欢叫着飞向南方。 

[Edit on 2004-2-12 0:20:56 By 张智勇]

心灵独语

2000.10.30 发表于《榕树下》

我想我是压抑了太久, 
正如一座活的火山, 
安静时显得沉默, 
一旦爆发将势不可当。 

对未来我并没有绝望, 
尽管希望依然渺茫, 
我习惯于相信明天会更好, 
可是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没完没了。 

我不敢去想我的未来, 
却又不甘平凡现在, 
如果说我曾失去太多, 
把我失去的还给我, 
请还给我。 

总是当寂寞统治灵魂, 
孤独中我陷入迷茫, 
是走一步算一步,任天摆布, 
还是挣扎着行自己的路? 

又从漆黑里睁开眼睛, 
除了感觉再没有什么, 
那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死了。 

而当我沉沉地又要睡去, 
清楚地听见有人说: 

“我 
  爱 
   你, 
  孩子!” 

[Edit on 2004-2-12 0:21:16 By 张智勇]

午夜狂奔

2000.10.30 发表于《榕树下》

那时侯我正承受着痛苦,
而你的出现给了我幸福,
而你眼角的泪让我酸楚,
我望了自己的痛,
只是劝你别哭。

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狠,
他伤了你的心,又给你一个吻。

其实我们是同样的人,
有着同样脆弱的魂,
可是这个世界,
还有谁会认真?

啊,午夜狂奔 午夜狂奔
我已经陷的如此的深,
啊,午夜狂奔 午夜狂奔
我不能再忍一秒一分,
啊,午夜狂奔 午夜狂奔
让一切往事都成烟云,
啊,午夜狂奔 午夜狂奔
今夜你将成为我的女人。

[Edit on 2004-2-12 0:21:32 By 张智勇]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2000.10.30 发表于《榕树下》

你对我微笑,掩饰不住的骄傲, 
头抬得挺高,似乎有点儿自豪。 

You tell me the truth 
一切都已经结束, 
你并不残酷,还给了我点祝福。 

you go to the boy 
她才是你最爱, 
你慈悲为怀,劝我别想不开。 

欧,去吧,我的乖乖, 
欧,去吧,说声bye-bye 
欧,去吧,去吧,去吧,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欧,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人爱。 

[Edit on 2004-2-12 0:22:10 By 张智勇]

寻人启事

2000.10.30 发表于《榕树下》

你就这样走了么? 
一个字也未留下, 
要我到哪里去寻找, 
我好小 世界好大。 

我已出发去寻找你, 
从南到北 从冬到夏, 
无论海角 无论天涯, 
每个城市 每个乡下。 

如果谁曾见过她, 
给我打电话, 
如果谁知道她在哪, 
告诉她我爱她。 

如果你知道我的牵挂, 
回来吧 回到我们的家 
是不是你还爱着我 还爱着我 
请你回答。 

[Edit on 2004-2-12 0:21:51 By 张智勇]

梦之旅

2000.10.28 发表于《榕树下》 

踏溪寻花的女子, 
白裙在月光下散发着诱惑, 
害怕砾石伤着她的双脚, 
花瓣遂洒落一地, 
她踩着花瓣姗姗而来了。 

我知道她是百花的仙子, 
她来之前花儿不曾这样鲜艳, 
她来之后我只是护花的奴仆, 
所有的骨朵儿都在瞬间开放。 

我愿把整个花园都献与她, 
只要她愿意留下, 
我愿沉湎于梦里的风景, 
如果不是太阳已挂在头顶。

[Edit on 2004-2-12 0:23:27 By 张智勇]

孩子

2001.03.13 发表于《榕树下》 

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 
是个孩子却写着爱情诗 
雪花般飘向心仪的女子 
她拍拍我的肩膀 
“别闹了……” 

风筝飞得好高好高 
也有些挂在树上 渴望蓝天 
校园里是一对一对的 
妈妈 我怎么还没长大? 

走神的时候迷迷茫茫的 
眼睛向着前方 
黑板上画着个圈儿 
微积分和女孩的心 
哪个更难懂? 

也许是你 也许是大家 
也许我自己也不明白 
这究竟是弄真成假呢, 
还是弄假成真? 
她笑得涩涩得 
“别闹了……” 

而我的笑容是那么天真 
她看不出其中的苦 
无泪的历史仍在继续 
且无需安慰 
上帝保佑 男人 

又一只什么鸟飞走了 
这次无人欢叫 
想起“大润发”里的布娃娃 
圣诞来了 元旦来了 
让我们快乐起来吧!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悄悄地 
我轻轻的回答你 
…… 
我还是个孩子 
还是个孩子 
是个孩子 
孩子 

“别闹了……” 

自习课

2001.03.12 发表于《榕树下》 

笔尖摩擦着纸张沙沙作响 
一些积极的同学摇头晃脑读着文章 
老槐树下的秋蝉在轻吟低唱 
我在教室里旁若无人地东张西望 

窗外走过的大个子男人是个校长 
这个老同志盯着我足有三秒时光 
我想我现在定是一副无赖的形象 
于是微笑地问他吃得怎么样 

校长请我出去说要我晒晒太阳 
操场很大我一个人感到恐慌 
毒辣辣的太阳显得不怎么理想 
不一会儿我已变得大汗流淌 

记得有个老和尚说什么心静则凉 
心静不下来因为不知他去了何方 
我已无心去孤芳自赏 
教室里同学们的指点使我脸上无光 

我可不管我的表现是否足够坚强 
我躺在地上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泥土沾湿了衣裳 
这个自习课的生活实在不值得张扬 

美人鱼

2001.03.18 发表于《榕树下》

垂钓的少年 
放下长长的鱼线 
在辽阔的爱河 

爱河泛起朵朵涟漪 
少年的侧影倒映在河里 
调皮的鱼儿吹起串串泡泡 
却破碎在少年的汗滴里 

浮子轻颤 
少年想把鱼线提起 
却被鱼儿拽进河里 

[Edit on 2004-2-12 0:23:07 By 张智勇]

同学录拾趣

2001.03.12 16:14 发表于《榕树下》

  临近毕业,即将各奔东西的时候,总有一摞摞同学录向你铺天盖地砸来,随手打开一两本,发现有些东西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我怎么称呼你?”这是问你的姓名那。但有些人就偏偏实话实说——“唉” 
  “你的血型?”,一般的回答不外乎“O.A.B.AB”几种,你如果想展现一下个性,那么不妨写上——“冷血” 。
  “你的地址?”“你心里”。寥寥三个字,居然把“同学录”的主人感动哭了。 
  “有什么感兴趣的事吗?”“有哇”,看到这里的时候,但愿你的嘴里未含着饭或水。 
  “哪几个数字可以找到你?”,“试试‘110’吧”,啧,这哥们真够出息。

[Edit on 2004-2-12 0:23:52 By 张智勇]

树与叶

  2001.09.10 发表于《榕树下》

两个人的爱情 
就像树和叶子 
春天来了 
我悄悄地靠近你 

而今 
秋已渐渐地深了 
该是分手的时候到了吧 

叶也落了 
心也枯了 

纪念莫拉君

  2000.11.02 发表于《榕树下》

  这是我知道的,凡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大概是因为往往有钱难赚之故吧,外援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境况艰难中,毅然转会到申花俱乐部的就有莫拉。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与伤者毫不相干,但在我,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莫拉还能站起来踢球,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懂得莫拉受伤后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莫拉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踢球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球场上断了腿,被人从背后很铲一脚,立仆。 
  但是中国的犯规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脚上沾着血污……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真正的足坛猛将,敢于正视肮脏的黑哨,敢于直面染血的黑脚,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莫拉君被伤也已有三年,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吧?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踢球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到渺茫的希望,真正的猛将,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无话可说,但以此纪念莫拉君。 

时光隧道

放弃了忘记你的承诺
再回首 泪眼婆娑
就算能够重新开始
是否我会错的更多?

那是生命中不再重现的段落
那是一生一世不可改变的错
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
我本已习惯了寂寞

假如经过是另外一个经过
结果也许是另外一个结果
但为何我总是无法把握?
过多的激情不明下落

好想躲在你的怀中哭泣
让你数落我的软弱
但是你在何方呵
梦里的身影不可捉摸

我要向苍天祈祷
祈祷一条时光隧道
如果能再回到你的怀抱
我一定会对你好
不再让你想逃跑

我要向苍天祈祷
上帝保有你一路走好
只要你今生不再有烦恼
我愿意
独自忍受
思念的煎熬

绝望的摇滚

写于高三高考前,那时候的确很累,但现在是那么怀念。

我多想我是醉着
我多想我是睡着
我什么也不要管
上帝你看着办!

哪来这么多烦恼?
哪来这么多困扰?
别指望我会再忍一秒
我已经受够了

说不定我会崩溃
说不定我会粉碎
我是真的有点累
为这受不完的罪

我要离开这黑夜
我要离开这世界
谁也别管我去哪
哪也比这儿强!

my english song

dear beauty,you are my only,
give my love to you
if I can do,then I will do
whether you love me too?

if you can feel my love
please open your heart
receive my love,accept my love
tell me you love too

from the time I meet you
I can't help loveing you
if you do trust me
please marry me!

you ask the day we marry
I want to say today
but I won't,as I can't
next year's today we marry

彷徨

我似乎有点迷惑
我变得不知所措
我好像有点落拓
要不就是做作

我看着他们的眼
只看见阴险
我抬头看天
只看见黑点

我喜欢音乐
以及爱和明月
我喜欢白雪
和姑娘的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