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两个策划师

  早想写一篇关于《手机》的文章了,种种原因一直拖到现在,再不写就一点印象也没了。

  手机中有两个策划师,一个大家都知道是费墨,另一个是武月,我对这两个人物最感兴趣。

费墨是一个成功又失败的男人

  刚看手机时,舍友在后面说“有一说一,不就是实话实说吗?”当然,手机并没有讽刺“实话实说”的意思,严守一和崔永元也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有一说一”背后的费墨和“实话实说”背后的郑也夫确实有许多巧合。第一,两个人都是节目策划人;第二,两个人都写过书(郑也夫出了本《代价论》);第三,两个人在学术上都很有成就,不过费墨擅长的是美学,郑也夫擅长的是社会学。

  郑也夫的《代价论》我读过,大意是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代价,用来解释《手机》再合适不过:我们享受手机给我们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为之付出代价——暴露隐私。当然,影片中严守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失去了两个女人,错过了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所以最后他把手机扔进火里是顺理成章的,一进那个场景我就知道他准会把手机扔进去,果然。

  感觉这部电影拍出来就是为了证明郑也夫的代价论似的 ~^.^~

  费墨是一个成功的节目策划师,但他对自己人生的策划则是失败的,他一再跟严守一说“麻烦”,最后自己也顶着“麻烦”上了。结果“偷鸡不成蚀了一把米”。

  这部影片中费墨是一个悲剧人物(好像这部影片里就没有喜剧人物)。

武月是一个可怜又可怕的女人

  严守一和于文娟离婚、和沈雪分手,导火索是两个短信,巧合(巧合?)的是这两个短信都是武月发的。

  可能很多人觉得武月一开始就是在利用严守一,本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有些动摇。因为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武月在宾馆的电视中看到严守一的节目,她哭了,如果她一直在利用严守一又何必哭呢?由此我认为武月开始确实是爱着严守一的。

  我看到有很多人评论电影中的严守一很猥琐,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想当局者的眼里的严守应该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吧?何况热门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招牌还是有吸引力的(比如大家觉得吴宗宪不是个好男人,但肯定有许多女人喜欢他),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影片中的三个女人都是深爱着严守一的。

  导致严守一和于文娟离婚的短信一定是武月故意发的,她压根就是专门发给于文娟看的,目的当然是取代于文娟的地位,但她失策了,即使和于文娟离了婚,严守一也没有选择她,而是选择了沈雪。

  所以,武月哭了,武月在宾馆房间里哭的那个场景非常重要,因为那是武月对严守一由爱生恨的转折点。

  武月开始了不择手段的报复,有了取代于文娟失败的前车之鉴,所以这次她并不企图取代沈雪,因为他意识到即使严守一和沈雪分手也不会娶她的——她要取代严守一。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她费尽心机(为给于文娟找工作和社长睡觉,勾引严守一上床而且录了音,威胁要见沈雪),并且终于取得了“成功”。

  影片的最后,严守一离开“有一说一”,并且和沈雪分手,费墨去了爱沙尼亚;而武月则取代了严守一的地位,当上了“有一说一”的主持人。

  但她确实是个可怜的女人!

(写这个的时候,感觉很多想说的话表达不出来,看来文字功力还是太差,以后要多读多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