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行

  中午12:10的汽车,卧铺,车子挺干净,挺舒服;半路到了一个号称“环球客车饭店”的地方,一个套餐15元,3个菜坏了两个,剩下一个黄瓜炒鸡蛋是我一辈子吃过最难吃的,让我觉得这似乎也是个“潜规则”,同样的菜,客车饭店和火车上做的就应该难吃;然后一路无话,凌晨3点到了北京,在车上又睡了两个小时,5点下车洗漱。

  坐20路到毛主席纪念堂,结果发现当日是周一,毛主席要休息;然后去了王府井,在小吃街要了一碗炸酱面,将就着填一下肚子,后来几天又在这个小吃街吃过濑尿牛丸、土耳其烤肉夹馍、荷叶饭、竹筒饭、爆肚、煎饼果子;总的来说,感觉这个小吃街名不副实,又贵又不好吃,据说这个地方出名在荟萃天下名小吃,但是,除了爆肚,其他的我们这个小城也都有,而爆肚,之所以不引进?总之我是吃不来那个味道。

  街上转了一圈,住进好友宾馆,双人间160元/天,这个我还是比较满意的;然后睡一觉就出去瞎转,没啥好说的。

  次日上午去当当,见到了当当的美女人事总监段丽丽,聊了有一个小时左右;下午去建外SOHO,见到了海归俞扬,这儿有她的介绍。,回来后犯了职业病,随手把jianwai.com注册下来了,等潘石屹来买。

  坐地铁的时候发现短消息发不出去,感情还有中国移动信号覆盖不到的地方。

  第三日本打算去计算机世界报见晓黎姐的,临时取消了,所以就没什么事,退了房直奔车站,半路下来打算瞻仰一下毛主席,看到队伍绕了天安门广场一圈,还是算了吧,否则就赶不上车了。

  回去的车超载,司机找小路躲交警,一路颠簸,结果到了天津还是被拦住了,交警倒满有意思,把车拦住不直接上来查人数,过了半个小时才上来装模作样检查,然后象征性地罚了司机500(本来该罚2000的),在这期间司机打电话找熟人,并且让几个人下车往前走走,躲开交警再让他们上来。整个过程又让我认识到什么是“潜规则”。

  祸不单行,到潍坊的时候车子出了故障,大概一个小时后才好,这么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结果是:本来该3点到蓬莱的,愣拖到了7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