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乡这几天

1月15日回家,1月31日返校,算来在家里住了整半个月,来回都很顺利。

1月16日

  回家第二天刘文林就来蓬莱找我,当时家里正扫灰,忙得很,所以我妈很烦,我也觉得这人挺没眼色,你说你去别人家不先打个电话看看是否方便吗?但是他大老远的来了,也不好赶他回去。我和他随便逛了逛,去一中门口兜了一圈,在门外的广告栏里看到原来的同学如周文波,逄丽丽都已经做了班主任。一中门口的拉面馆还在,那对高中时的小姐弟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认不出我了。后来去了利群超市,其实算不得超市,应该叫商厦比较合适,格局和银座类似,当然品味差远了;利群门口的肯德基生意不太好,很清淡,比想象中差得太多,我原来还打算开肯德基呢,现在想来如果真的开了,用不多久就得赔光。和刘文林在家家乐对面的网吧里上了回网。

1月17日

  次日叫来姜春,接着瞎逛,去了福事多超市,这家和大润发格局完全一样,我们兜了一圈,买了三个“山竹”,花了8块多钱,味道不咋地,酸中带着点甜。中午在县后路文化馆东面那家拉面馆吃了顿拉面,晚上在姐姐家睡觉,次日早晨在东市场北边那条街吃了顿小面,把他俩打发走了。
  在石岛的一个很小很偏僻的小巷子里路遇馒头和他妈逛街,真是太巧了。
  在405隔壁的网吧里,和姜春打红警,输了;打帝国时代,赢了。看到一个女孩和她男朋友也在上网,女孩似乎是宫秀秀。
  今天高洁结婚。

1月18日
1月19日

  记忆中不记得这两天干啥了,估计是在帮助家里扫灰和陪真如玩吧。

1月20日

  下午回家,路很滑,看见一个交通事故现场,看见两辆车掉进沟里;去了干妈家送礼,她现在住在黑岚沟。

1月21日(春节前夕)

  今日天气贼冷,贴门联的时候,浆糊一刷上就冻成冰,不得已只好把门拆下来搬到屋里,屋里生了炉子,还是比较暖和的。
  我的二、三表弟都订婚了,老三的媳妇叫王爱华,牟平人,29和张智福去蓬莱玩,30日天冷路滑,回不了家,所以跟着老三到秋山店过年,呵呵,还没过门呢。
  晚会甚无聊,等赵本山的小品一直没等到,央视的确小心眼,受不了。

1月22日(春节)

  早上4点开始拜年,回来发送和接收了一大堆短信。
  下午心血来潮,爬到邱山顶上去了,我在山顶高喊“努力,奋斗,我会成功的”,感觉很好。照了一些照片,回来看看,效果不是很好。

1月23日(初二)

  今天是看姥姥、舅舅的日子,宫政上午过来了,爸爸妈妈也来了,还有爷爷的外甥。我、爸爸、宫政三个人玩了一天扑克。跟宫政学会了拖拉机。

1月24日(初三)

  今天看丈人,大小姑姑都来了,李强(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改成什么名字)也来了,还有本来该初四来的那批人也来了。张琪的姐姐嫁给了这批人中的一个的儿子。今天上午照旧玩牌,吃完午饭那些爷们占了我们的地方,所以我们转战老三家玩麻将。
  冰上有捕鱼的。

1月25日(初四)

  今日读完《拯救乳房》
  下午回家,带宫政一起回去。

1月26日

  初五是田玮的生日,姜春、刘文林、孙毓波都来了,我们一起吃晚饭,姜春神经病,把谢文娟给叫来了,六个爷们(还有宫政)和一个娘们,感觉挺别扭。谢文娟现在是烟台阳光旅行社计调部经理,算是混得不错的。
  上午和表弟、姜春玩红警,我和表弟一帮,终于赢回来了。学到一个技巧,就是把间谍送进第三世界国家的复制中心,可以造出不少钱来。

1月27日

  今天去找代洪亮玩,陈良和高建波也在,陈还在莱山,高据说在蓬莱检察院。
  出去买手机卡时路过席殊书屋,买了本《存在与荒谬——中国地下“性产业”考察》,潘绥铭写的,从里面学到不少新名词。

1月28日

  和表弟出去借了两套书《风云第一刀》(就是小李飞刀)和《狂侠南宫鹰》,下午表弟觉得没意思,回家了,我自己看《南宫鹰》,这本书是李凉写的,尚可。

1月29日

  接着读《狂侠南宫鹰》和《小李飞刀》,《小李飞刀》应该是第三次读了。晚上想去还,但是书店已经关门了。

1月30日

  在家里的最后一天,上午到郝斌中学兜了一圈,车棚、操场、郝斌像,一切都很熟悉,就像昨天才离开一样。顺便到东市场那家书店买了本《视野》,想不到那家女老板居然还能叫出我的名字。
  下午和父亲逛街,先后去了家家乐、新华书店、福事多。 

[Edit on 2004-2-11 3:11:31 By 张智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