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内退了

  昨天晚上接到父亲的电话,说他已经退休了,现在挺好的,告诉我别担心。但是怎么能不担心?前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到父亲失去工作,在工地找了个活,大清早天不亮就起来,镜头一转,是父亲甩开膀子干活的场面。
  一整天都忘不了这个梦,到了下午,打开记事本,想写一篇描述父亲的文章,写了几十个字,心里堵得慌,终于放弃。这里摘录几句:
  “昨晚梦见父亲大清早起来,走去很远的工地干活儿。醒来后发现这不是梦。
  几个月前,父亲的职务是“烟台金港水产有限公司”经理,职责是盖厂房,厂房盖好了,就转调到公司下属的“清华纳米公司”做经理,职责是盖厂房。其实,就算做“包工头”也未尝不好,不好的是:父亲这个包工头做得太窝囊。
  父亲是做思想政治工作出身的,其实做政治工作的人很多,但多的是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而父亲官样文章读得多了,居然就信以为真,处处拿那些已经被市场经济抛弃了的伦理道德来要求、束缚自己。
  父亲是公认的老实人,用现在一个时髦的词来说,就是“厚道”,也许正因为如此,总公司才叫他做“包工头”吧,现在这个社会,能叫人放心的人委实已经不多了——大家都知道,搞建筑是个肥差,会玩的盖一栋楼就可以拿几百万;但我的父亲显然不会玩。——他说,“这样,我睡觉睡得踏实”。
  不贪并不值得讴歌,但父亲不仅仅使不贪而已,他已经56岁了,在工地里,工人两个人抬一块建筑材料,他一个人扛一块——作为经理,他当然不需要这么做;但父亲说,如果他不干,手下的那些工人也就不干了——真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是怎么长的?他们没有父亲吗?”
  ——所以说血脉相连,我的梦、我的不祥的预感晚上就实现了。父亲跟我说的时候我没敢多问,因为害怕触动什么?那天晚上我胡思乱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按说父亲还不到退休的年龄啊?后来和贾嘉在QQ上说了这件事,她劝我今天打电话问问——该当如此。
  今天搞了一天简历,晚上给家里打过电话,终于揭开了谜底,原来父亲这个叫内退,所谓内退就是拿着工资(父亲是2100元/月)不干活,原来有这等好事?!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这个结果我是满意的,那意味着父亲再不用天不亮就起来和那帮混账王八蛋干活了;但对父亲来说,他该有些失落吧?
  我和贾嘉商量了一下,大概到2月15日,我们的忙碌就该告一段落,那时候回家看看父亲,顺便看看烟台有没有什么好单位可供发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